记得MacBook Air从乔布斯的文件袋中滑出,就已经惊煞众人,原来笔记本电脑还可以这样。为了轻薄,采用楔形机身的MBA也内置了定制的异形主板和异形电池,即使如此,MBA也有着足够的可靠性。


即使后来MBP的到来,但还是有不少编辑记者仍旧会定制8GB RAM的11英寸MBA,似乎是当时重量、性能与体积权衡下最好的选择。


Jietu20190706-140241@2x.png


即使算上后期的Retina MacBook Pro,MacBook整条产品线也很少有争议出现。


开先河的MacBook,缺少了些许实用性


而这争议的开始就是2015年MacBook的出现。它可能是苹果设计师心中最理想的笔电形态,没有多余的接口,不需要风扇结构,极致的轻薄。


而带来的性能不佳,只有一个USB-C(并不是雷电3),以及蝶式键盘,是MacBook的亮点,也是争议所在。


Jietu20190706-140445@2x.png


苹果与其他科技公司不同的是,设计享有足够大的权利,工程产品开发都基于此。但当时的乔布斯可以权衡设计与实用性,他会听从Jony Ive理想的设计方案,也会屈从工程难点以及用户需求。


因此,即使是第一代MBA,它也足够成熟,也有着丰富的接口供你使用。直到如今新MBA出现,旧款MBA几乎没有什么硬伤,争议点无非就是屏幕分辨率太低罢了。


不能让设计牵着鼻子走


在乔布斯离世后,Jony Ive不仅失去了最好搭档,也失去了制约他过于理想化的设计理念。


Apple Watch就是Ive主导开发,并且初代的定位于奢侈、时尚品,而非功能性,对标的是传统的瑞士钟表业。获得库克允诺之后,初代Apple Watch我们看到了黄金款的Apple Watch,也看到了与爱马仕合作的Apple Watch。


Jietu20190706-140730@2x.png


初代Apple Watch并不太成功,而时尚手表的定位也未能奏效。初代的Apple Watch并非是一个好用的工具,而是一个高贵的电子表。据WSJ消息,初代的黄金版Apple Watch仍旧有大量的库存,且其他版本的Apple Watch也不佳。


而在此之后,如今的苹果COO 杰夫 · 威廉姆斯 (Jeff Williams)将Apple Watch打造成了健康运动设备,同时在软件上也渐渐开始独立。策略的转变,也让Apple Watch开始统治可穿戴智能领域。


Jietu20190706-141100@2x.png


在乔布斯时代,艾维与乔布斯的“二人转”让苹果重回顶级科技公司的行列。不过,如今苹果并没有像乔布斯一样能够整体把控且拥有好的设计取舍的人,也让如今苹果的产品过分的被设计牵着走,自然在实用性、可靠性上就要吃亏了。曾经苹果三大硬件的MacBook“千疮百孔”也不意外了。


MacBook系列与可靠绝缘


自2015年MacBook开始,似乎每一代的MacBook都有一些小毛病,已经成为常态。


为了机身的极致轻薄,MacBook上搭载了蝶式键盘,相对于传统的剪刀脚键盘,它有着更薄的体积,更短的键程,让整机的体积进一步缩小。而对于使用者而言,更短的键程降低了敲击体验,手感如同戳钢板。


Jietu20190706-141158@2x.png


随着时间的推移,蝶式键盘很容易被灰尘、碎屑所影响,按键失灵、连击双击等问题接连出现。随着MacBook系列大范围推广蝶式键盘,弊端也愈发明显。即使是在蝶式键盘结构上加入薄膜,但依旧无法根除蝶式键盘的缺陷。最后苹果只能上线“键盘更换计划”来解决此问题。


近日,天风国际的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苹果计划以新设计剪刀脚键盘取代蝶式。分析报告中,苹果更换蝶式键盘的目的是由于成本与良率,新的剪刀脚键盘有着更低的生产(和维修)成本,良率也要比蝶式键盘高出不少。若真,苹果应该是找到了缩小剪刀脚键盘体积的方法,不然MacBook系列的模具就要重新开了。


除了蝶式键盘,新款MacBook Pro上,电池也是一个大问题。苹果前后共发布了两个维修计划。一个是针对13英寸无Touch Bar的MacBook Pro,一个是针对15英寸MacBook Pro。


Jietu20190705-115906@2x.png


另外,针对苹果笔记本的维修计划还有:对于2016年6月至2018年6月售出的MacBook Pro 13无Touch Bar版本的固态硬盘服务计划;2016年10月至2018年2月售出的MacBook Pro 13显示屏背光服务计划;以及2018款MBA主板更换计划。


MacBook系列问题的集中爆发,并不常见,抛开特定批次的零件问题,整体来说更像是被“太过前卫”的外观所绑架,没有平衡产品需求与极致的设计感。


其实,不算蝶式键盘,MacBook系列盲目的砍掉接口也是一个不小的争议点。基于USB-C的雷电3的确是未来之选,但如此的MacBook似乎少了一丝优雅与实用性。


Jietu20190706-141537@2x.png


如今使用MacBook必定伴随着各类转接线和转换器,而曾引以为傲的MagSafe也一并砍掉。我想这样做除了让MacBook系列更有设计感之外,并没有其他作用了。


部门重组带来了新曙光


曾经苹果硬件工程师有句格言:“别让上帝们失望”,而这上帝指的就是设计师。的确,苹果大部分成功的产品都有着极为苛刻的设计感,而苹果的设计团队似乎有些过于追求设计的艺术性,而少了一些实用性。


如今随着艾维的离职,苹果也重新对设计部进行分权,不再凌驾于其他部门之上,主导苹果产品的风格走向。人事变动后,整个设计部门向COO杰夫报道,而并非直接归CEO库克。整个设计部将会与其他部门平权,相互制衡。


Jietu20190706-150651@2x.png


从乔布斯时代的“二人转”到如今的后艾维时代的平权,苹果已经不再有明星的光环。没有了强烈的个人导向,苹果接下来的产品在进化上会趋于理性,而不在被艺术性所绑架。如此的苹果,未来可期。

雷科技